雪凡snow_xefd欲夢迷蝶(全)
“莊舟,是我媽。”孟蝶掛掉手機,一臉不好意思地來對莊舟說:“家里有點事她要我現在回去。” “啊?”莊舟有些詫異,今天自己過生日,未來的岳母大人是知道啊,“是不是很要緊的事?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回去?” “不用了,小雯和我一起就行了。對了,你把鑰匙給我,我的包還在你那里放著呢,一會兒我讓小雯給你送過來。”一邊說,孟蝶一邊向坐在飯桌舟圍的莊舟的同學朋友們露出抱歉的微笑。 接過鑰匙,孟蝶飛快的在莊舟的嘴上淺淺的印了一下,低聲說道:“生日快樂。”然后紅著臉離去了。
nayuki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
我和曉瀅結婚幾年了,感情漸漸回歸平澹。雖然生活上沒有甚么爭執,但忙 于各自工作的我們漸漸地交集越來越少,性生活更是幾乎等于沒有。我們當初從 交往到結婚,是周遭人人稱羨的一對。生活上雖不是像偶像劇中演得那么豪奢, 但至少也是衣食無虞;妻子在大學時期就是有名的知性美女,更是論壇尋人板、 美女板上的常客
羅森命書
它像一個貴族,站在山坡上打量著對岸的小村子。每次村民們瞧向這里時, 都會肅然起敬,產生一種仰望皇宮的感覺。 因為,這座現代莊園的主人,不僅僅是有錢,有的也絕不僅是錢,村民們都 聽過他的傳說,知道莊園內有不但處處都是監控、電網,有數十名精壯保安日夜 巡邏,有兇惡獵犬,甚至……據說還養了豹子,曾把入侵者咬得血肉模糊,一路 慘嚎著逃出來。 能有種排場的,當然不會是普通人!
卡牌混在豪門泡妞的日子(后宮之美女掠奪者)
羅曉月兩手死命的抓著羅天罡的肩頭,一雙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著羅天罡的腰部,渾身急遽抖顫,秘洞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夾緊,好像要把羅天罡的巨龍給夾斷般,秘洞深處更緊咬著巨龍頂端不住的吸吮吸得羅天罡渾身急抖,真有說不出的酥爽,一道熱滾滾的春水自秘洞深處急涌而出,澆得羅天罡胯下巨龍不停抖動,只聽羅天罡一聲狂吼,胯下一挺,緊抵住肉洞深處,雙手捧住羅曉月粉臀一陣磨轉,雙眼看著泄身時羅曉月的姿態。

奇幻·玄幻

混在豪門泡妞的日子(后宮之美女掠奪者)
羅曉月兩手死命的抓著羅天罡的肩頭,一雙修長美腿更是緊緊的夾纏著羅天罡的腰部,渾身急遽抖顫,秘洞嫩肉一陣強力的收縮夾緊,好像要把羅天罡的巨龍給夾斷般,秘洞深處更緊咬著巨龍頂端不住的吸吮吸得羅天罡渾身急抖,真有說不出的酥爽,一道熱滾滾的春水自秘洞深處急涌而出,澆得羅天罡胯下巨龍不停抖動,只聽羅天罡一聲狂吼,胯下一挺,緊抵住肉洞深處,雙手捧住羅曉月粉臀一陣磨轉,雙眼看著泄身時羅曉月的姿態。

武俠·仙俠

混亂的生化危機
這里是安布雷拉公司北美分部新成立的一個秘密部門. 這里和其他的部門不 一樣的是其他部門都是圍繞著T病毒展開研究和其衍生項目。而這里則是為了遏 制T病毒的傳播而設立的。當然作為這個部門的負責人我十分的了解T病毒這種 堪稱完美的生物,而且這種病毒的適應能力極強,空氣傳播,感染者在一周左右 的時間里還會隨著環境而進化。 當然了為了應對這種變態的東西我也是準備充分啊。我們這個部門研制的可 不是什么化學藥劑之類的東西呢。在我的主持之下我們部門終于研制成功了代號 為" 吞噬者" 的小東西——納米蟲。納米級的機器人,已成千上萬之數去分解T 病毒,呃……問題是還沒有試驗過……但這不是問題.

都市·青春

我在電視臺玩過的女孩(全)
我大學畢業后一直在當地的一家著名的電視臺工作,幾年的混跡下來在事業上也算略有小成。 當然其中有自己的努力,也有親戚的關照。 隨著事業的提升,耳熏目染并且親身體驗了很多事情,對圈子裡的一些五光十色的事情早已見怪不怪。

歷史·穿越

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
我和曉瀅結婚幾年了,感情漸漸回歸平澹。雖然生活上沒有甚么爭執,但忙 于各自工作的我們漸漸地交集越來越少,性生活更是幾乎等于沒有。我們當初從 交往到結婚,是周遭人人稱羨的一對。生活上雖不是像偶像劇中演得那么豪奢, 但至少也是衣食無虞;妻子在大學時期就是有名的知性美女,更是論壇尋人板、 美女板上的常客

游戲·競技

命書
它像一個貴族,站在山坡上打量著對岸的小村子。每次村民們瞧向這里時, 都會肅然起敬,產生一種仰望皇宮的感覺。 因為,這座現代莊園的主人,不僅僅是有錢,有的也絕不僅是錢,村民們都 聽過他的傳說,知道莊園內有不但處處都是監控、電網,有數十名精壯保安日夜 巡邏,有兇惡獵犬,甚至……據說還養了豹子,曾把入侵者咬得血肉模糊,一路 慘嚎著逃出來。 能有種排場的,當然不會是普通人!

科幻·靈異

欲夢迷蝶(全)
“莊舟,是我媽。”孟蝶掛掉手機,一臉不好意思地來對莊舟說:“家里有點事她要我現在回去。” “啊?”莊舟有些詫異,今天自己過生日,未來的岳母大人是知道啊,“是不是很要緊的事?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回去?” “不用了,小雯和我一起就行了。對了,你把鑰匙給我,我的包還在你那里放著呢,一會兒我讓小雯給你送過來。”一邊說,孟蝶一邊向坐在飯桌舟圍的莊舟的同學朋友們露出抱歉的微笑。 接過鑰匙,孟蝶飛快的在莊舟的嘴上淺淺的印了一下,低聲說道:“生日快樂。”然后紅著臉離去了。

最近更新小說列表

计划表软件 分分彩后二玩法